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马太太牌局上的堕落

马太太牌局上的堕落

骄阳似火,马太抽着两袋刚从超市买来的菜,快步赶回家,心里还后悔今天

上午在牌局上输掉掉的五千块钱。

  看看腕表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回到家里,开始了每天的家务工作。

  马太今年三十五岁,和丈夫结婚已经十五年了,现在有一个十五岁的男孩-

小刚。

  可能婚后不需要工作,一至养尊处优,皮肤和身材一直都保养的很好。

  一米六五的身高,及肩的长髮,白皙的皮肤,虽然眼角有一些鱼尾纹,但看

上去也就三十出头。

  马先生开了一间小型五金厂,开始时生意还不错。

  随着香港工厂北移,在最近几个月工厂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小刚还在房间里做功课,马太煮好了晚餐,等着丈夫回家一起吃饭。

  电话突然响了,马太提起话筒,一把熟悉的声音,是丈夫-健雄,「小惠,

今天晚上有应酬,你跟小刚先吃饭吧。

  我不回来吃了。

  可能要晚一点家,你先睡,嗯。」

  「那你早点回来」

  「好!」

  电话挂断了。

  马太和小刚吃完了晚饭。

  小刚进了自己房间做功课。

  马太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电视。

  墙上的自鸣钟敲打了11下。

  心里想老公可能要很晚才能回家了,该死的应酬。

  打了个哈欠,回房睡觉了。

  朦胧之中,马太觉得有人分开了她的双腿。

  下阴有一只坚硬的东西在阴道口摩擦着。

  突然间坚硬的东西奋力前冲突破了大小阴唇。

  马太本能的弯曲了双膝尽量将双腿分开抵御着这猛然的一击。

  身前的黑影压了下来,隐约传来了一股令人作呕的酒气,。

  马太的意识现在从睡梦完全清醒。

  身上的黑影开始了一起一伏,下面也开始了一出一入的活塞运动。

  原来是老公健雄。

  马太配合着老公的动作,深情的问道「老公你回来啦」。

  健雄没有回答,奋力的重複着先前的动作。

  但这动作没有了以前的温柔,好像是一种发洩。

  马太不再作声,下体承受着一次次的进击,房间里传来一阵阵「啪啪」

  的肉体撞击声。

2.牌局的补偿今天是星期五。

  马太随便吃了中饭,开始在家里做家务。

  下午2点,电话响了,「喂,是马太吗。

  我是林太,下午有没有空打牌?三缺一」。

  「噢,林太你好。应该没问题。我十五分钟后到你家。」

  马太急急的收拾好东西出了门。

  路上和自己讲「今天一定要把昨天输的五千块钱赢回来。」

  进了林太家,麻将台已经準备好了。

  老对手已按序就坐,老陈,61岁,刚退休,黝黑的皮肤,瘦巴巴的,以前

是做地盘工的。

  老婆2年前去世了,现在一个人住。

  老李,62岁,也退休了。

  体重有190磅,秃顶,酒糟鼻子丑死了。

  老李在乡下有一个50多岁的老婆,但老李嫌她土,出不了大场面。

  林太大马太两岁今年37岁,一班屋村师奶,短曲发,身材略胖,皮肤倒是

挺白嫩。

  林先生是做海员的,有时候一出海就是一头半个月。

  林太平时除了打麻将,就是作美容。

  一天到晚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都不知道钱是那来的。

  马太及林太都被屋村的好色男人称作屋村双美,一个高窕,外表娴熟。

  一个娇小,玲珑剔透。

  牌局开始,马太今天手气还不错,四圈下来赢了两千多。

  四圈后,大家重新选位,开始了新的逐鹿。

  马太心想再赢三千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不知道上天是否有意捉弄人,这四圈形势逆转,赢来的两千元输光了,还倒

输两千。

  四圈的最后一把了,马太清一色筒子,叫六九筒。

  心里七上八下,手心直冒汗。

  心想能自摸到这一把,今天还算打个平手。

  到马太摸牌了,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直冲大脑。

  摸到手的是一张筒子,马太欣喜若狂,心跳加速,翻手一看,原来是一筒。

  失望之余也没多想,随手扔了出去。

  「胡了」老陈的声音。

  马太还没从刚才摸牌的刺激中反应过来。

  看了老陈的牌之后,后脑勺像被电击了一下儿,十三麽。

  牌局打完了,算了一下筹码。

  马太一共输掉两千七,林太输了一千多,老李打了个平手,老陈赢了三千多

  马太从手袋里拿出钱包,她知道钱包里只有一千多元。

  本来是想今天尽一切努力赢回之前所输的五千块钱。

  马太把一千元放在麻将台上,「哎,今天没带那么多现金。

  这样老陈,您先拿着,咱们打个借条,明道一起还您。」

  老陈收着林太给的钱,皱着眉头从钱包里拿出马太之前打的三千元借条,「

我说马太,咱们也是朋友,可亲兄弟明算账。这钱越欠越多也不是个儿办法。要

不然和您老公商量一下儿,先把欠我的钱还了,你看怎样?」

  马太脑门一凉心想「老公一向最反对她打牌,而且最不喜欢她和林太走在一

块儿,说她不本分。如果让他知道了非吵架不可,而且老公最近也因为生意的事

很烦。」

  马太正想着,老陈又提醒了一句「怎么样,要不然我跟你老公说说。」

  马太站起身拉着林太的手进了房间。

  「林太,你帮帮我先借我四千五,我下个月还给你?」

  「马太,不是我不想帮你,我手头也不鬆动,要不然你看找别的亲戚朋友商

量一下?」

  马太咬着嘴唇寻思着亲戚朋友的名单。

  想着想着,突然间林太脸上露出了狡黠笑容,「有了!」

  马太急不及待的追问「有甚么方法,你快说呀。」

  林太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那得委屈你一下儿。」

  马太追问着「你快说嘛。」

  老陈一直和我说他很喜欢你,要不然我和他说说,你和他好一下儿,你欠他

的钱就一笔购销了吗。」

  马太听了本能的回应到「那怎么行,我是结了婚的人,还是小刚他妈」

  林太回应到「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什么贞节牌坊,讲个秘密给你听,我和老

陈,老李都有一手。咱老公经常出海,平时我也有需要。老公给我买了个按摩棒

,但用多了没劲。老陈和老李也是正常男人,有正常男人的需要。和我干那事儿

的时候,特别带劲儿,特别殷勤。还舔我下边,咱老公可没这样的服务。有一次

他俩特坏,约了一起来干我,开始我也有点儿不习惯。但后来适应了,是我一生

人最爽的一次。高潮了七八次。」

  林太还在口沫横飞的讲着。

  马太却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挣扎「难怪老公不要我跟林太接近太多,现在大错

铸成了吧。郑惠,你这样做,对得起健雄吗?」

  但听着林太的会形会色的描述,下阴却有了反应,分泌着爱液。

  本能的加紧了双腿心想「不是就分开两腿,给人压一下儿吗,半个小时后。

  所有的烦恼就没有了,以后不再和老陈见面不就完了。」

  林太又开声了「又不是处女,现在高级夜总会小姐干一次也就两千,二十多

岁漂亮妞比咱们好看。你收四千多是她们的两倍了。好了!别多说了,老陈可能

还不干呢?我先去问问他。」说完走了出房间。

  马太咬着嘴唇还在沈思。

  不久门开了,林太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我出马,包搞定。老陈说你输的

七千多块钱他全包了。你看他对你多好,玩小明星也就这个价钱吧。他说今天你

得回家煮饭,明天下午三点钟,你到他家去慢慢玩,五点钟前一定让你回家。跟

你老实讲老陈那玩意儿特厉害,试过一次包你上瘾。」

  说着手挽手拉着马太出了房间,马太低着头咬着下唇跟着林太走到厅里好像

传统社会女孩子第一次见男孩子一样,而林太就成了媒婆。

  老陈和老李,坐在椅子上不怀好意的笑着。

  气氛有点儿尴尬,林太满脸笑容开腔打破了闷局「好了咱们今天就这样,马

太明天三点到你那儿去。老陈你可得好好的对待马太。」

  活像一个夜总会的妈妈生,说完拉着马太的手送了马太出门。

  林太扭着屁股回到厅里,老陈和老李正在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