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穿过她的美腋的我的眼】

一直以来,很喜欢美腋。有毛无毛的都喜欢。很多朋友反感有毛的美腋,觉得很脏,不美观。其实此想法差矣。中国文明史几千年,只有到西方文化影响中国后,中国美女们才学着西方贵妇开始剃掉腋下的美丽。当然,东方的是美丽,西方的却大多是臭气……这话不厚道,不过却是属实。这跟人种有关,跟饮食结构也有关。白色人种汗毛浓且粗,而且体味重,腋下那味道是可以活活将人熏出眼泪来的。君不闻在咱们国家的西北边境,少数民族聚居地,有个歹毒的骂人话,就叫做:“信不信我一腋夹住熏死你?”
  咱们东方美女,少裸露,通常肤色都偏白。当罗裳半解,双臂微扬时,那腋下的风景又岂比神秘的叁角风光逊色?更要提醒看帖看图时常YY的各位狼友,其实大家YY咱们的古代美女时,千万别忘了想想那美腋下是怎生一个风光。别痴心妄想黄蓉小龙女王语嫣诸人,腋下会如同大小S 的“没有腋毛”示范照一般。……当然,如果各位非要想当年诸美女有那审美观,用内力震断毛根,我也就无话可讲。
  平生见过的极品美腋,有叁个。相同处是都是肤色绝白,腋毛浓黑。选一个来说,因为美腋的主人,也是个极品美女。
  说腋毛,现在最有名的就是《色戒》里的汤唯了。其实以我看来,汤美女虽然是美则美了,但距离极品美女和极品美腋还有老大一段距离。原因有叁:一是既不够风情也不再纯情;二是肤色不够白腻;叁是体型不够婀娜。那位朋友说了,讲美腋,你说这些干嘛?岂不知红花还得绿叶来配。用专业术语来讲,搭配可以起到衬托的作用,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乃至让您心驰之神往之。
  好了,白话一阵,无非是想拉拢更多的朋友喜欢美腋,在SEX8里顶出一片美腋的园地来。还望各位有同好的朋友一起再点点右边的“顶”,一起努力。呵呵,再谢谢一次。
  记得那年应该是二十一 岁,麻将桌上遇到了萍。她稍大我两叁岁,所以叫她萍姐。生活的城市比较休闲,每年都能有不少时间跟麻将桌上的美女消磨,也算是种享受。那是夏天,打麻将的地方是个靠水边的农家乐,竹子搭的凉篷,就在水边。清风徐来,再喝口清茶,看下美女,不亦快哉。
  我一直记得,萍姐那天穿的是件白色的长裙,无袖的那种。她皮肤很白,身材比较高挑,差不多165CM ,不胖但也不是豆芽菜型。看起来比较淡雅,比较高贵的样子。开始大家都一边打牌一边聊天,我也没太注意,我坐在她的上家,偶然间发现她伸手摸牌时,腋下有隐隐的黑色。没太多想,以为是戴的黑色的胸罩。
  后来打完一盘重新码牌时,她双手手肘都放在了桌边上,刚好这时候掉了一张牌到桌下,我弯腰去捡,一抬头,正好看到她左腋下郁郁葱葱的黑毛。当时的感觉没一点恶心的感觉,因为臂很白,毛很黑,很亮,也很干净。一点没有什么汗淋淋的观感。我不动声色地把牌捡起来,感觉小腹处一阵发烫,口里有点发干,喝了口茶压了压慾火,继续打牌。但是那天下午,我就时不时找些机会,比如递东西什么的,让萍姐来接。这样就可以悄悄看一下她那还不太注意掩饰的腋毛。估计她平时应该是很少穿这种露出手臂的裙子吧,因为她的腋毛的确是又黑又浓密,我忍不住在心里幻想,如果能把她扒光,从后面一边顶她,一边轻轻摸她的乳房和腋下,那该是如何一种爽得不行的感觉。心里想着,身体也就有了反应,大鸡巴一直硬着……可想而之,那天打麻将输得不少。但心情舒畅啊,我一边偷看兼打麻将,一边说小笑话哄萍姐她们几个开心,萍姐脸都笑红了,跟刚做过爱后倒是有几分相似。
  打完麻将到吃饭时间了。几个牌友纷纷起身上厕所什么的,就剩我和萍姐一边说笑,一边收麻将。麻将收完后,萍姐说披着的长发有点热,就坐在我对面,拿出根橡皮筋准备在脑后扎成马尾状。她抬起左手拢着头发,右手也举到脑后帮忙理头发,这下爽死了,我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她腋底的一切,黑亮的腋毛大概一寸长,白白的皮肤。我大鸡巴一下子硬得受不了,直想把她按在麻将桌上就地正了法。估计是我呼吸忽然变急促了,萍姐有所察觉,她嘴里咬着橡皮筋,白了我一眼。我轻轻笑了笑,说:美人挽秀发,深坐蹙峨眉,只见翻白眼,不知心恨谁?
  她脸一下红了,叁下两下把头发扎好,压低声音威胁我:再胡说,一会儿罚你喝酒!顿了顿,估计是想起我酒量还行,这个威胁没啥效果,自己也偷偷笑了。笑了笑,看到我也在笑,她又对我瞪了一眼,忽然叹了口气,说:你这张嘴啊,以后不知道要害多少小姑娘。我说:哈哈,不用担心没机会,萍姐你虽然不是小姑娘了,但在我心里,可比那些小姑娘有意思多了。她恼了,扑上来掐我。被我捏着手,动弹不得。这会儿就听屋里人叫:开饭啦,上菜啦,大家进来喝酒啦~~余下的事就是喝酒,喝酒,再喝酒。因为是离城比较远的农家乐,也提供住所,所以大家都放开了喝,也不用担心喝完还要开车回家。那时候我跟他们一起出去玩还算小兄弟,所以喝酒的主角轮不到我,我跟萍姐坐在一起,只顾着跟她聊天逗笑玩了。最喜欢就是有人敬萍姐的酒,她就要站起来举杯,一举杯……咳咳,我坐旁边就保眼福了。